傀木西

我的情愫
生于懵懂无知

后来
我将它肆意宣泄
因为我以为我得到了它
但终是成了恶果

最后
我将它拆开、分解,再吞吃入腹
从此以后
遏于腹里,止与口中
让它在我的心脏里慢慢腐烂,气味久久不能散去
我对此只字不提,再也不会
不过心脏会永远记住,并且为它而跳动

“我到底,该怎么办啊。”
“告诉我吧,小黑…”








是我的一个脑洞x
卷卷也是人,总是看着爱人一次次死去却又无能为力,是谁都会崩溃的吧

看得见=光=你

*文笔不好,请见谅
*可能有ooc
*是存存以前在lof上发的文,内容是卷卷幼年被母亲浇上开水,面部毁容后,在医院见到小黑的文。于是自己脑洞了一个后续(?)
*借鉴了卷卷的一个设定,双眼只能模糊视物,说是看见不如说是感受到光线

“我予你新生。”她笑着,用手解开女孩脸上的绷带。

像是下意识般,女孩慌忙地一手捂住自己被灼伤的脸,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抓住那些遮盖物。

“别那么害怕,看,”她指了指地面,女孩顺着她手指望去,地面随之变成一面明澈的水镜。

映照出来的,是一张稚嫩的,完美无瑕的脸蛋,和那位巫女温柔的视线。埃已眨了眨眼睛,白色的睫毛像蛾子一样扑棱棱的,在水镜面前摆弄着自己的脸,似乎是感到了一定程度的惊讶。

“为了不让你重蹈我的覆辙。”

那句话浮突然现在脑海,脸上的惊讶瞬间消失。

明明是母亲熟悉又温柔的声音,现在却让人不禁打起冷战。

脸上的灼烧感也变得更清晰,即使现在的脸上已经没了那些丑陋的东西

埃已轻轻抚摸着脸庞,手指经过的地方还残存着刺辣的疼痛。

“是不是恢复如初呀?别惊讶,这种事情神也能轻松做到。”普路同得意地笑了笑,像是得到大人夸奖的小孩一样。

“那么,你是神吗?”女孩质问的语气让普路同感到不悦。

“那么,你觉得我是吗?”她反问,认真看着女孩空洞的眼睛,黑眼白瞳仿佛要把人吞入黑暗里。

“我不知道,但是现在周围很黑,我看不见。”

“啊,那个是帮你恢复时,面部神经出了些错误,这些你就不用在意,你会适应…”

“但是我能看见你,很清楚,”女孩轻笑着打断了她,声音中带有一丝喜悦,“也能看见你的水镜。为什么呢?”

“是啊,为什么呢?”普路同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,她仿佛时时刻刻都在笑着。毕竟,答案自己早已心知肚明。

“睡吧,我在下一个梦里等你。”她用手附上女孩的眼睛,头顶随之传来柔软的触感,暖暖的,和她冰凉的手完全不一样,但这些,埃已意外的都很喜欢。

为什么会这么令人安心呢?

埃已一边想着,一边随着袭来的困意进入梦里。

今晚有得忙了。

普路同坐在女孩的临床上,这么想着。

“可憐的孩子,渾身都佈滿傷痕。”
“卻也正視不了自己的殘破。”

塗個卷卷,动作有参考p站人体姿势
那两双手是誰的大概都明白吧x

摸个修女黑
左边的镜画是艾坡隆,右边的是暮因
圆圈上半部分是太阳,代表艾坡隆(Apollo/太阳神),下半部分是月亮,代表暮因(moon/月亮神)
背景乱画的,与宗教无关√

【黑卷黑】码了篇存儿和牙姐在微博上的互绘

*可能有ooc
*甜向
*卷卷和小黑生气的表现源于存儿和牙姐的互绘游戏,有兴趣可以看一下
*内容有私心

两人又吵架了,原因非常奇特。

  “不就是偷看了一次你的梦嘛,又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还是那么嚣张的语气,令听者不悦。

  “那你也不能冒犯它,这是个人隐私。”她玩弄着手中的红线,脸上仍是没有任何表情,尽管不去看,也能感受到那一如既往的平静语气里带有些愤怒的色彩,“最后警告你,不要再进入我的梦境。”声音低沉而略有颤抖,看来是真的生气了。

毕竟昨晚梦到了眼前人儿,在梦中流露的感情让人难以启齿。

  “哈?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?行,那这么说吧,我没听见!”普路同双手环肩,瞟了她一眼,她的白瞳不再是一潭死水,仿佛有烈火在燃烧。
 
  普路同不再看她。

  埃已也不再说话,咬住自己的下唇后端,这是个非常微小的动作,小到普路同无法看见。

  下一秒,低头,勒紧了手中的几根红线。

  “卷卷,你要知道,人在梦境里的做法和想法是最坦诚的。”语气充满戏谑,还故意加重了“坦诚”二字。

  埃已抬起头,对上了她的眼睛。

  黑眼白瞳,里面沉淀了无限的笑意。确实,她的嘴角已经弯成一个弧度,似乎还带着一些轻蔑。

  埃已将红线勒得更紧了。

  “行了,别说了,”普路同摆摆手,“难得我开心了一会儿,可你一点也不诚实,给人台阶下很难吗?”她转过身,没好气地说着。语气让人不知道到底是谁对谁错了。

  不过现在也不需要对错这个概念了吧。

  “呼……”埃已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松开了手中的红线,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红印。

  算了。
 
  普路同悄悄看了她一眼,白瞳中的烈火被那潭死水浇灭。

   “好了好了,是我不对,走吧,我带你去吃东西,当作赔偿。”普路同打破沉默,牵起她的手。

  食物是个神奇的东西。

  在回来的路上她已经恢复平静,昏暗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,勾勒出普路同的眉眼,朦胧却又谈不上真实,让埃已觉得这真只是一场梦。

  普路同看了她一眼,悄悄牵起她的手,以“感觉你怕黑”的理由。

  被牵起手的人有点惊讶,很快又恢复平静,毕竟她不讨厌这种感觉。但也没有大幅度回应对方的动作,只是用小指轻轻勾住对方的手。
 
  “呵。”普路同又笑了,但这次是很轻很轻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梦中的少女紧紧地拥抱了她。
  梦中的少女吻了她。
  梦中的少女,眼里尽是温柔。

  许是因为这是梦境的原因,她才肯放下矜持,抛去理智,热情地回应那名黑发少女。

  埃已生气,是因为害怕,害怕与她一次次的别离,害怕这样不得明确回应的感情,只能将它休于心,止于口,并吞入腹中。

  多么可笑啊。大家都这么想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
如果让你知道我全部的想法,我又该以什么理由接近你。

【黑卷黑】“我饿了。”

*梗源于存儿和牙姐在微博的互绘游戏,推荐去看一下,超有爱的!存儿和牙姐超棒!
*部分内容私心
*幼儿园文笔
*可能有ooc

【卷卷的场合】

  一如既往的,很平常的一天,埃已在房间看一本书,希望从中获取一些灵感,能够让她写出歌的灵感。

  “咕——”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冒出奇怪的响声。

  “呃……”埃已放下手中的书籍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  好饿。

  真的非常饿。

  她本想去冰箱里查看还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,但又想起貌似这几天都和贺恩在外面吃,根本没有买做饭用的食材。

  点外卖吧。她拿起手机,看准了肯●基的一份套餐准备下单。

  “您的余额已不足。”屏幕上这么显示着。

  “啊……”埃已无力地瘫在沙发上,望着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睫毛眨了眨,似乎想起了谁。脑海里出现的是那个黑色头发,笑起来很狂妄的家伙。

  “小黑。”她用刚好能让人听见的声音叫着。

  “我知道啦。”普路同的声音从房间门外响起,“我出去一下,马上回来。”

  脚步声随着那声音而逐渐消逝在走廊。
 
  不用说也能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 “呵。”埃已轻笑一声,拿起放在桌上的书籍继续阅读。窗外的太阳星星点点地洒在她身上。

【小黑的场合】

  “啊——好饿啊!”普路同打了个哈欠,伸伸懒腰,不满地说着。
 
  “卷,我饿了!”她大声地叫唤着,把头转向身后正在写曲子的卷发少女,希望得到她充足的回应。

  卷发少女的白色睫毛颤了颤,把目光从五线谱转移到那人身上。

  “哦。”于是又埋头作曲。

  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“痛苦也并非我的错。”

衣服发型错误有(大概),很久之前的曲子了,太久没看也不记得了,请原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