傀木西

看得见=光=你

*文笔不好,请见谅
*可能有ooc
*是存存以前在lof上发的文,内容是卷卷幼年被母亲浇上开水,面部毁容后,在医院见到小黑的文。于是自己脑洞了一个后续(?)
*借鉴了卷卷的一个设定,双眼只能模糊视物,说是看见不如说是感受到光线

“我予你新生。”她笑着,用手解开女孩脸上的绷带。

像是下意识般,女孩慌忙地一手捂住自己被灼伤的脸,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抓住那些遮盖物。

“别那么害怕,看,”她指了指地面,女孩顺着她手指望去,地面随之变成一面明澈的水镜。

映照出来的,是一张稚嫩的,完美无瑕的脸蛋,和那位巫女温柔的视线。埃已眨了眨眼睛,白色的睫毛像蛾子一样扑棱棱的,在水镜面前摆弄着自己的脸,似乎是感到了一定程度的惊讶。

“为了不让你重蹈我的覆辙。”

那句话浮突然现在脑海,脸上的惊讶瞬间消失。

明明是母亲熟悉又温柔的声音,现在却让人不禁打起冷战。

脸上的灼烧感也变得更清晰,即使现在的脸上已经没了那些丑陋的东西

埃已轻轻抚摸着脸庞,手指经过的地方还残存着刺辣的疼痛。

“是不是恢复如初呀?别惊讶,这种事情神也能轻松做到。”普路同得意地笑了笑,像是得到大人夸奖的小孩一样。

“那么,你是神吗?”女孩质问的语气让普路同感到不悦。

“那么,你觉得我是吗?”她反问,认真看着女孩空洞的眼睛,黑眼白瞳仿佛要把人吞入黑暗里。

“我不知道,但是现在周围很黑,我看不见。”

“啊,那个是帮你恢复时,面部神经出了些错误,这些你就不用在意,你会适应…”

“但是我能看见你,很清楚,”女孩轻笑着打断了她,声音中带有一丝喜悦,“也能看见你的水镜。为什么呢?”

“是啊,为什么呢?”普路同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,她仿佛时时刻刻都在笑着。毕竟,答案自己早已心知肚明。

“睡吧,我在下一个梦里等你。”她用手附上女孩的眼睛,头顶随之传来柔软的触感,暖暖的,和她冰凉的手完全不一样,但这些,埃已意外的都很喜欢。

为什么会这么令人安心呢?

埃已一边想着,一边随着袭来的困意进入梦里。

今晚有得忙了。

普路同坐在女孩的临床上,这么想着。

评论

热度(20)